筆趣閣5200 > 玄幻小說 > 儒門劍道 > 正文 第十一章 清江文會(一)
    清江文會,這是濟平縣縣令所帶頭舉辦,周圍各縣群起響應,各方能有機會通過縣試者全都在幾日間就是聚集而來。

    隨著這些人到來,相互之間的往來可謂更加頻繁,如馬原那等本來就是熱情的性子可謂如魚得水,高談闊論之間交了不少友人。

    在這樣的情況下,傅劍寒卻是一直躲在藏書閣中,直到這一日,持著早已接到的帖子匯同馬原等人齊齊到來。

    清江文會舉辦的地方乃在清江之旁的一側平地之上,綠草清幽,江水自流,一到此就讓人心頭多了幾分舒暢,正是游玩好時候。

    “原來是傅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接過傅劍寒的帖子,那負責登記的小吏神色都是有幾分古怪,仔細地回來打量了一陣傅劍寒之后,才是放行讓傅劍寒過去。

    這一次到來可是數縣才子,加上應邀而來的文人,為著這一次盛會專門請來的歌姬舞女,統共有上千人之多,也算濟平少有的盛會,所以每一個到來的人都要進行一個登記。

    但饒是如此,傅劍寒的臉色還是微微一沉,那小吏古怪的神色已經讓他感覺到了自己恐怕錯過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傅兄,你實在是有些孤僻了些,這幾日你一面都未露,不少來人已經對你議論紛紛,言說你太過高傲于人,甚至有人知道我與你交好,都開口向我抱怨起來。傅兄,如今在這集會上恐怕你已經是舉目皆敵了……”

    見到傅劍寒面色上的怪異,馬原當下苦笑一下,就是低聲開口說道,這才讓傅劍寒有幾分明白到底是為何。

    馬原現在也明白,顯然那日自己雖然是與傅劍寒一說,但傅劍寒顯然沒有按照自己所想的那樣結交他人,依舊是單身獨行。

    細細一想,傅劍寒倒算明白那小吏為何如此,想來他也不是狗眼看人低,而是沒有想到自己竟然如此無名的緣故。

    想得明白之后,傅劍寒隨即眉頭一展,舉目皆敵,未免有些太過夸張了吧。

    “馬兄,也許我沒有你那等熱情,但嚴格說來,我可是那種孤僻到不愿見人的人?若是有人誠心而來,那么我自然愿與之交,便如馬兄。但那些到來之人,恐怕不是這個意思,尤其是有些人雖然口中說得很好,但在其中分明就在暗示,若我不入世家之門,便是其敵,至于其他人就更不用說了,巴不得將我踩在腳下。相比起來,那張家還是好些,暗中計劃什么倒罷了,最少沒有前來多費唇舌。”

    傅劍寒微微一冷笑,直接回答,不是傅劍寒小心眼,而是事實上就是如此,當然,這其中自然也有人是真心前來,受到傅劍寒一冷遇,本來的好心隨即就轉為了惡意。

    也許換做他人這時會有幾分懊悔,但傅劍寒卻不如此所想。

    “至于外縣之人到來,那更加不用多說,打的不過是刺探我實力,看看會不會與之形同競爭,顯然,這時可不會有人想著要交朋友。對于這些人就算回個‘不知道’也是要費得口舌,還不如就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聽到傅劍寒說道這里,馬原張口結舌,終于是有一種說不出話來的感覺,良久之后才是長長舒了一口氣而道。

    “傅兄,冷傲之人不是沒有,但如此一來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此一來,那就更靠我的實力。馬兄,不必多言,哪怕不得童生我也不會委屈了自己。好了,馬兄,入席吧。我知道你今日交了不少好友,不必為我一人如此,更何況我坐到那個位置上去,恐怕也難以坐穩。”

    文道之路,雖有互相扶持之說,但更靠各人實力高低,哪怕今世這等文位意義已經有所不同,但在傅劍寒看來,也同樣是千軍萬馬過獨橋,唯有一人可前行。

    一些時候依靠相互扶持是可,但已經臨近橋前的時候,更應只靠自身實力走出一條道路。

    當下,傅劍寒拍了拍自己這位好友的肩膀,徑直大步走了上去,這等文會有著文會的規矩,依著才學、主客依次而坐,身為這一次暫時的濟平案,傅劍寒的位置自然是前頭。

    這些時日下來,他知道馬原這人性情剛直有信義,自身文才也是不錯,但馬原此人唯有一點,那就是有一種小富即安,以和為貴的想法,既然如此,自己倒也沒有必要將其牽扯進來。

    傅劍寒身為濟平縣榜,位置只在幾位貴客之下,加上這些時日‘躲避不出’的原因,他一坐入位中,便引來了一陣陣目光。

    “他就是傅劍寒?看上去很普通啊,聽聞此人的詩作可上文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上不上文路我不知道,但他是寒門子弟,能有這份成績,的確可以說很有才學。不過此人頗為高傲,我兩次前往求見都見不著半分。”

    “據說他出身武堂,那詩我也聽聞過了,其中那‘只在此山中,云深不知處’一句很有意境,傳說有六七分機會可上文路,若果然能上得文路。日后前途不可限量,這一次的縣試也已經有了五六分把握……”

    “幸好,這一次童生試尚在文路堪布之前,不然恐怕要被他占去一席之地,如今還可與之爭上一爭。”

    一聲聲話語傳來,雖然不少人都是

    親,本章未完,還有下一頁哦^0^
全国彩票开奖结果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