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5200 > 同人小說 > 陣魔曲 > 1026 順應本心
    金凌麻木了表情,心五味雜陳,那只洞穿她的斷臂被她的靈血腐蝕,斷成兩半,身上的傷口也在肉眼可見的速度下一點點愈合,最后連點疤痕都沒留下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,既然呂良仁已經決定了,她便尊重他的決定,即便他真的恨她。

    “我爹呢?”金凌輕聲問。

    呂良仁臉色蒼白,被阮綿綿扶到一邊坐下,冷笑道:“你爹已經沒了,小爺不是早他娘的告訴過你了嗎!你給小爺我滾,別逼小爺我跟你拼命!”

    說完,呂良仁抓著阮綿綿,掙扎著朝彌仙廟后面的住處走去,不愿再理會金凌。

    阮綿綿歉疚的看了眼金凌,扶著呂良仁人過去。

    金凌看著他們的背影,喃喃道:“為什么是沒了,而不是死了?既然那么恨我,不是應該說死了嗎?”

    寒風瑟瑟,刮在金凌身上,右胸之上那個被刺穿的地方刺痛著,她低頭看著掉落在地的斷臂和isho,又喃喃道:“為什么是左,刺右邊?用右刺左邊,刺穿心臟不是更好?”

    她的喃喃自語得到不到任何daan,但是她并不需要daan,她的心本就一片清明,有些事,不用說明,她也明白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一定要這樣,那就這樣吧。”金凌自語道,嘆了口氣轉身離開。

    剛走到彌仙廟外,就聽身后傳來阮綿綿呼喊她的聲音。

    阮綿綿氣喘吁吁的跑過來,抓住金凌的胳膊道:“金凌,你別……別怪呂大哥,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不用說了,這里暫時看來還不錯,比起外面更為安全,你們保重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等一等,”阮綿綿拖住金凌不松,又道:“天書界,我最近時常聽到呂大哥夜里做夢提到天書界,還有什么大圣,尼南之類的,我來是想告訴你這些,希望對你有幫助。”

    金凌黯然的目光亮了下,而后微微苦笑道:“知道了,幫我謝謝他。還有,請他照顧好我爹……算了,你什么都不用跟他說,就跟他說,恩斷義絕很好。”

    金凌走后,阮綿綿一頭霧水,根本搞不清楚呂良仁和金凌在打什么啞謎,剛才那些話是呂良仁讓她告訴金凌的,而金凌又說‘恩斷義絕很好’,搞不明白。

    阮綿綿回到呂良仁屋子的時候,呂良仁坐在桌邊,腦袋整個貼在桌子上,看起來十分消沉。

    阮綿綿小心翼翼的安慰道:“呂大哥,你別太難過了,你還有我,我會一直在你身邊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能不難過……”呂良仁幽幽道。

    阮綿綿正要繼續安慰,又聽呂良仁很小聲的嘀咕了一句,“傀儡臂還沒做好就找來了,他媽的屬狗的嗎?”

    阮綿綿一怔,眨巴了兩下眼睛,總覺得哪里好像有點不對。

    這時,呂良仁忽然坐直身子,一張臉猛地湊到阮綿綿面前,鼻尖都要碰在一處,呂良仁那溫熱的男性氣息一下下的噴在她臉上。

    呂大哥這是準備干什么?難道要……

    阮綿綿一顆心猛烈的跳動起來,身上一陣噼里啪啦,她趕忙閉眼狂念口訣,絕不能在這種時候變身!

    “小綿,哥教你做傀儡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啊?傀儡?”阮綿綿一臉懵然,身上也不響了。

    “嗯,哥把藝傳給你,你的第一個任務就是做一條傀儡臂,這個很簡單。你怎么了?一臉失望的表情是怎么回事?告訴你,哥可是修真界第一傀儡關師,你是看不上還是怎么的?你知道多少人在哥屁股后面求著哥要學嗎?哥肯教你,你還跟哥拿喬,你個小丫頭片子……”

    阮綿綿眨著眼看呂良仁滔滔不絕的樣子,實在不能把這個他和剛才那個情緒激動的他聯系到一起,到底哪個才是假的呂良仁?到底真的呂良仁是什么樣的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離開九陽鄉,金凌背著裝有彌腦袋的藥箱,漫無目的的走在不知道去往什么地方的官道上,就這樣用雙腳走著。

    官道上,有少年騎馬飛馳而過,還有拉貨的牛車緩慢前行,也有跟她一樣,背著包袱步履匆匆的行人。

    這一次見呂良仁,雖然鬧得讓她心里很不是滋味,但是她最起碼確認了兩件事。

    第一,他爹無恙,第二,巫族子民無恙。

    這就足夠了,她最擔心的人都沒有大礙,或許此時活得艱難困苦,但總歸是活著。

    離開煉魔大獄的事情,忽然變得不那么迫切了,畢竟她此刻連這個世界是怎么回事都搞不清楚,也找不到彌,無法讓彌兌現他的承諾。

    金凌呼吸著空氣新鮮的牛糞味,看官道上塵土飛揚,聽行人談天大笑,整顆心在這樣嘈雜不美好的環境忽然的沉靜下來。

    她從來到這個世界之初,也只過了十年安逸的生活,這之后就一直在求生、廝殺和掙扎生存著,去努力,去學習,去提升都是為了活下去。

    讓自己活下去,讓在意的人活下去。

    道法自然,順應本心。

    看起來她是一直在順應本心,但那里面多多少少摻雜著外界的壓迫,而不是真正

    親,本章未完,還有下一頁哦^0^
全国彩票开奖结果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