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5200 > 玄幻小說 > 良人古傳 > 第五百五十章、步步為營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穆云錦的眸子冷冷抬起,看過杜微微那一副自得的神色,話語冰冷出口。

    末了,卻是又冰冷補充一句:“你認識糧鋪的家主。”

    此刻的穆云錦腦海中已是被狠意所填滿,根本沒有了平日里穩健的思維,下意識地便感覺杜微微和那盧王良相識。

    杜微微的笑意猛地釋然了一般,更是毫無顧忌地笑出了聲,似是對穆云錦的話有了滿滿譏諷之意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不僅,認識那家主,還全力出資,幫助他們之前的收糧事宜呢。”

    腦袋中如五雷轟頂一般炸開,穆云錦的手險些就要抬起重重拍打在桌上。杜微微這般一說,他自是明白其中的意思,說得簡單些便是,這杜微微,才是那糧鋪真正的主子!!!

    “王妃好手段,糧鋪放糧套我入計,如今反將我一軍,逼迫著我不得不和離尊王府合作。果真上好的手段!”

    穆云錦此刻沒有絲毫儒雅的模樣,雙眸睜大,泛著通紅的光,死死地盯住了杜微微。

    下一瞬,卻是直感覺到一股掌風沖著自己的面目而來,臉一個側過,閃躲不及,一綹細發已是落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本王的夫人,還沒輪到你這么看。”

    賀瀟難得開一次口,這一開口,便是這般厲稔的話語。

    穆云錦的臉龐側過低下,看著那落在地上的一綹發,呼吸變得愈發急促了起來,整個人僵住沒有大動作,也是卡不清他那被遮擋住的神色。

    杜飄靈略有些擔憂地凝了神,伸出手搭上了穆云錦的手臂,輕聲道了一句:“阿錦……”

    杜微微的眉頭微微一凜,阿錦?她倒是沒料到,這兩人的關系竟是一下子近了這么多。

    許是杜飄靈的手碰到了穆云錦,不過片刻的功夫,穆云錦竟是真的平靜了下來,先是抬眸看了一眼杜飄靈,而后緩緩轉過身子,重新看向杜微微和賀瀟。

    杜微微的神色一直都十分平靜帶著笑意,見穆云錦重新看了過來,笑意不減,聲音泛泛而起:“四皇子怎么會這么想,我若是不想助你,便是連那糧鋪的商議之事都不會定下來。”

    停了一瞬,杜微微的手略有些不安分地伸出,摸上了那放在八仙桌正中的那支精美燭臺,視線垂下,細細地看起了燭臺:“之所以不告訴四皇子,不過是怕多生事端罷了。況且,我現在不是已經告訴四皇子了嗎?”

    兩句話,說得很是正經,而那話語的內容,聽起來又是這般的合理,沒有絲毫的破綻。

    “你們想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如今,穆云錦卻也是慢慢沉下了心緒,明白了賀瀟和杜微微的意思。

    先是用計讓自己上鉤,待自己被套牢,便是不得不倚著他們的意思所去做。

    桌下的手伸出,輕輕地覆上了賀瀟的掌,而后一個用力按了按,杜微微的才收了回來。

    賀瀟哪里會不懂杜微微,眉眼重重看了一眼那沉著面色的穆云錦,收回眼,再不打算開口說話。

    “離尊王府既然說了會助四皇子,便不會食言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最后一句話,杜微微的身子一下子站了起來,緩緩踱步到了八仙桌的正前方,摸著燭臺的手一下子將那燭臺端了起來。

    眉頭高高一挑,神色上滿滿的都是自信。

    “當今宮中,一共兩位適齡的太子人選,一便是三皇子穆云新,而便是四皇子穆云錦。”

    說話間,杜微微將那燭臺微微傾倒,瞬時,燭蠟已是流了下來滴落在了八仙桌上。

    纖纖素手伸出,杜微微指向了其中一個銅錢大小的燭蠟,聲音輕淺:“這個,便是三皇子。”

    而后手中燭臺再次傾倒,又一個銅錢大小的燭蠟落下。

    “這個,便是四皇子。”

    一瞬間,所有人都凝了神,看向了杜微微的動作。

    “而現今,三皇子穆云新因為害人的緣故,入了那慎刑司。這么看來,四皇子便是那唯一的人選了。”

    說話間,杜微微的手抬起,涂了蔻丹的手指將那代表著穆云新的燭蠟刮去一半。

    “可是,誰又能保證,皇上一定立四皇子為太子呢?”

    “你想說什么,直說便是。”

    穆云錦明顯感覺出來,杜微微雖一直在說話,卻是每句都沒有說到重點。

    杜微微的眉頭微微一挑,倒是沒想到,這真正面目下的穆云錦,竟是會如此的不耐煩。

    “四皇子,這般心急做什么?”杜微微的笑意高揚,一把將手中的燭臺重重地放了下來,正正好放在了兩塊燭蠟中間。

    “這燭臺,便是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雖說兩塊燭蠟此刻大小不同,但若是,這燭臺,稍稍偏向于一邊,便會……”

    話未完全說完,杜微微的手輕輕碰過那燭臺,霎時,燭臺已是倒了下來,大片的蠟油瞬時淌了下來,點燃了那干涸在桌上的其中一塊,嚇得離那火最近的杜飄靈頓時往后縮去。

    穆云錦的動作下意識地便護住了

    親,本章未完,還有下一頁哦^0^
全国彩票开奖结果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