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5200 > 都市小說 > 穿成重生男主前男友 > 65、六十五個大佬
    065

    蕭淵穆走進,宋暄和背脊不著痕跡地往后仰了些,然而才后傾了不到兩厘米,他就突然想起蕭淵穆才是下面那個,就算真的想對他做什么,他也吃不了虧,有什么可怕的。

    宋暄和后彎地背脊一頓,然后又往前移到挺胸收腹的狀態,他保持著抱胸的姿勢,挑眉淡定道:“確定就不必了,不過我不穿別人穿過的內褲,麻煩你出去一下,我換下褲子。”

    蕭淵穆本來也就是嚇嚇宋暄和,走過去也就是為了出去讓宋暄和留下來換褲子,可是見他不受驚嚇而且一副莫名的有恃無恐的模樣之后,他又改變了注意。

    “外面冷。”蕭淵穆不再往前走,倚著墻低眸看他:“你就在這換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換褲子你待在里面?”宋暄和見蕭淵穆神色自若,突然也轉了口,兩個男人誰怕誰,他,慢慢將皮帶解開,勾著唇:“行啊,你想看就看。”

    蕭淵穆神色一直淡然,低垂的眸子卻不移分毫地注視著宋暄和的一舉一動,看他修長的手指靈活地拉開皮帶扣,看他白皙的骨節彎曲著一點點抽出黑色的皮帶,形成鮮明的對比,看他捏著拉鏈拉下,看他兩條長而直的腿靜靜直立,還有,上方濕了些許輕薄布料下包著的……

    他視線驟然一頓,然后不著痕跡地移開,嘴角不知不覺地已經抿了起來,耳根也沒有預料地染上了緋色。

    事實上,上一世他見過許多不掛一絲的身體,那些人為了各種各樣的目的前來,然后用各種各樣的方式,或是潛入他的房間,或是故意制造巧合,讓他見到他們在世人看來完美且令人沖動的身體。

    可不論哪一具身體,在他看來都沒什么區別,他不會心動,更不會產生沖動,偶爾的,還會因為對這種行為的反感而產生惡心的感覺。

    可現在僅僅只是一雙腿,以及布料的一角,就讓他心臟猛然一跳,連呼吸都慢了幾分,他不動聲色地移開視線調整著呼吸,不過半秒,他的呼吸頻率就已經變得從容,只是喉嚨有些難受,既想咳嗽又有些發干,像是剛剛呼吸不順的后遺癥。

    宋暄和的視線落在蕭淵穆的耳根上,嘴角輕輕勾起,不緊不慢地將腳下的褲子踢開,然后拿起床上放著的褲子甩了甩,布料劃破空氣的裂帛聲響起,蕭淵穆卻連眼睫都沒有顫一下,似乎絲毫不受影響。

    見蕭淵穆沒有反應,宋暄和覺得無趣,這間房間沒有暖氣,冷風從房門的縫隙灌進來,讓他腿上的雞皮疙瘩都一點點立了起來,寒冷之下,他也不再弄些多余的動作,直接將褲子套上。

    宋暄和系好皮帶,抬腳穿鞋的時候才發現這條褲子他穿著竟然長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蕭淵穆在宋暄和穿好褲子的時候就已經抬起了眼,見宋暄和低頭看著長出一截的褲子,淡淡道:“長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宋暄和早就預料到了自己穿蕭淵穆的褲子會長,但是這個長度還是比他預期的長度多了一厘米,這讓號稱用眼睛當量尺的設計師十分震驚,因為這還是他第一次估錯尺寸。

    他有些懊惱,蹲下把褲腳折了幾下一挽,便將一條簡單的牛仔褲變出了潮流感,搭上他的鞋子與上衣意外的不錯。

    蕭淵穆的目光從宋暄和身上移開,在他站起來前,藏起了眼里的若有所思,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兩人一前一后出了門,蕭淵穆住的地方算是老舊的平房,離新修繕過得福利院大樓有些距離,此時時間晚了,但是路邊的路燈卻還有幾盞沒有打開,開了的昏昏暗暗,將草木叢生的道路照出幾分陰森感。

    一陣冷風吹過,帶來不知從哪里發出的嗚嗚聲,聲音里夾雜著似乎是雨水的水滴,打在宋暄和的臉上,他身子一僵,不著痕跡地靠近了一些蕭淵穆,在他注意到垂眸看過來時,佯裝淡定道:“好像下雨了,我明天要上班不能感冒,你幫我擋一下。”

    態度理所當然得很,與蕭淵穆前兩世里欠揍無比的宋暄和瞬間重疊。

    “沒下。”蕭淵穆移開視線,加快腳步走了幾步,直到離宋暄和有一段距離之后才恢復了原來的步伐。

    風聲再起,草木聞風而動,宋暄和臉皮都被吹得發僵,連忙又跟過去,緊貼著蕭淵穆道:“肯定下了,不然哪來的水。”

    察覺到宋暄和有意無意地貼著他走,蕭淵穆嘴角微勾,淡淡道:“誰說空氣里的水珠就一定是雨。”

    “還有什么?”宋暄和轉頭看他:“空調水?曬衣服的水?”

    “有可能。”蕭淵穆清冽的聲音被風吹碎,重新組合起來之后變得格外低啞:“但是也有其他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可能?”宋暄和順著蕭淵穆的話往下問,這時候他十分需要一個人分散他的注意力,不管說些什么都可以。

    “你只知道碰到你的是液體,但是你怎么能確定那是水,說不定——”蕭淵穆腳步一頓,低頭看著前方,剛剛還淡然自若的表情微變,似乎看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宋暄和一直看著蕭淵穆,此時見到他的表情變化,心里一緊,突然有些不敢轉頭,他問:“你為什么不走了?”

    

    親,本章未完,還有下一頁哦^0^
全国彩票开奖结果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