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5200 > 都市小說 > 穿成重生男主前男友 > 31.三十一個大佬
    眾人都向發聲的方向看去, 只見一個皮膚白皙氣質溫和的年輕人走了過來,即便是步伐匆匆,也給人風度極好的感覺。

    白末徑直走到蕭淵穆身前停下,有些擔憂的問道:“你沒事吧?“

    本來還對他有些好奇的眾人聞言交換了個眼神,這個衣著不菲的年輕人似乎是來幫蕭淵穆的。

    然而蕭淵穆卻只是淡淡瞥他一眼,似乎并不為他的到來而有所觸動,就連清冽的聲音都透著一絲冷淡疏離:“沒事。”

    白末聞言抿嘴一笑,道:“那就好。”說著, 他轉頭看向被他叫住的服務生, 面帶歉意:“十分抱歉出了這樣的事情,我代我的員工向你道歉。”

    周圍的人聞言微愣,幾秒后才反應過來, 眼前這人可能是這個會所的負責人。

    宋家寶也沒想到白末會在這個時候出來添亂,他壓下眼底的不虞,意味深長道:“白少爺, 雖然你是白月的小少爺,但是作為主人,都不問下屬發生了什么就直接定罪,可能會寒了他們的心啊。”

    白末眉心微皺,對宋家寶道:“宋先生, 每一位白月的工作者,在進入白月之前學習的第一件事就是尊重顧客, 一向以顧客為先,即便是一個小細節使顧客不悅, 我們也必須道歉,這不僅僅是為了顧客的感受,也是為了我們白月的以顧客為先的理念,何況我的員工確實有工作失誤,哪來的寒不寒心一說。”

    說完,白末叫住剛剛的服務生,道:“現在,請你再次向蕭先生道歉,用入職培訓里教過你的方式。”

    服務生被這么多人看著,嘴唇都有些發抖,他小心翼翼地看了眼表情淡漠的蕭淵穆,這才九十度鞠躬,道:“十分抱歉,不小將酒水灑到了您的身上,如果您不介意,請和我上樓沖洗一下,我們將會把您弄臟的衣服清理干凈再還給您。”

    聽到服務生這樣一番正式的道歉,圍觀的人此時也有些反應過來,剛剛他確實一直在道歉,可是卻沒有提過讓蕭淵穆上樓換衣服的事情,弄臟了人家的衣服空口道歉卻沒有絲毫誠意,難怪蕭淵穆不理會他。

    何況蕭淵穆只是沒有開口而已,也并沒有說不接受道歉,他們卻急著上前給人家服務生說話,這不是逼著人家不接受也得接受嗎,要是性格叛逆一點的人,本來想要接受道歉,估計被人這樣輪番職責也不會接受了。

    這樣一想,眾人看向蕭淵穆的眼神又變了變,不論蕭淵穆是什么身份,他剛剛都并沒有為難人家服務生,他們一味的聲討,反而才是仗著人多欺負人。

    見白末幾句話就改變了已成定局的事情,宋家寶臉色微變,眼底滿是惱意。

    他沒想到白末竟然會為了蕭淵穆這樣不給他情面,不但如此,剛剛他才做主放了這個服務生一馬,現在白末卻要追究,還讓服務生再次道歉,這不是打他臉讓他下不來臺是什么。

    就在宋家寶臉色越來越難看的時候,蕭淵穆開口了,他說:“我不接受。”

    聲音冷冽,語氣平淡,就連表情都沒有一絲起伏,讓眾人想懷疑他們剛剛聽錯了都難。

    華國人向來尊崇和氣生財,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也是如此,大多人都認為,一方誠懇道歉,另一方就一定要接受,不然就是得理不饒人,尖酸狹隘。

    在場的人自然也是這種想法,他們沒想到人家會所的負責人都親自給蕭淵穆道歉了,他還端著架子不接受。

    此時,最高興的莫過于宋家寶了,他整不了宋暄和,白末也護著蕭淵穆,可架不住他自己作啊,真以為自己在上層圈子呆了一段時間就是高人一等的小少爺了,總有現實讓他認清身份。

    唯有白末一如之前的溫和,他抿了下唇,兩頰擠出兩個小酒窩,顯得更加平易近人,他看向蕭淵穆的眼里滿是信任,問道:“是不是還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?”

    蕭淵穆眸子微不可查地柔和些許,他看著白末,語氣也不似之前清冷,聲音倒是一如既往的好聽:“他撞向那個女客人時,腳步穩健絲毫不亂,酒向我這邊潑時,表情也十分鎮定。”

    白末表情一頓,十分驚訝:“你的意思是他是故意的?”

    蕭淵穆沒有回答,眉目淡漠。

    白末皺起眉,轉身看向服務生,問道:“告訴我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服務生連忙搖頭:“我真的就是不小心!我根本不知道這位先生為什么說我是故意的!我將酒潑到他身上沒有任何好處啊!”

    白末聞言有些為難地看向蕭淵穆,這件事就算是他相信蕭淵穆,只要那個服務生咬死不是故意的,他也不能沒有任何證據就懲罰手下的員工。

    蕭淵穆還沒開口,就被另一到聲音插.進來:“我有證據啊。”

    宋暄和無奈的被周楠拖著走到了蕭淵穆邊上,剛站穩就他繼續道:“剛剛我坐在那邊喝酒,恰好看到宋家寶給那個服務生塞錢,當時我還以為給小費呢,沒想到是勞務費。”

    周楠話落,宋家寶就提高音量道:“周楠,說話可要講證據的,空口白牙就像污蔑人,我可不會站在這里任你污

    親,本章未完,還有下一頁哦^0^
全国彩票开奖结果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