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5200 > 其他小說 > 解鈴人之陰兵借道 > 正文 第十二章 警局血案
    “可是,我根本什么都做不了,你知道我只是一個什么都不會的普通人。★”

    我無奈的聳聳肩,說實在的,雖然我很想幫他,可是我連通靈者都算不上,只是一個現實中的倒霉蛋,命運中的失敗者而已。

    “不,你不是普通人,普通人的運氣根本就沒有你這么差!換句話說就是,你霉運纏繞,簡直就是天生的鬼魂吸引者,說句不客氣的話,招財貓招財,你么,只能招鬼!”

    老王輕飄飄的站起來,看著窗外故作深沉的說道。

    尼瑪,這話說的,怎么聽怎么欠抽。

    “我愿意將我畢生所學傳授給你,不僅是希望你有能力保護我的妻兒,也希望你能好好地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某一個時刻,老王轉過身盯著我,一字一頓的說道,漆黑的眼球仿佛充滿無窮的魔力,我從來沒想過鬼的眼神能這么深邃,這一刻,我有點呆,甚至連自己什么時候點頭同意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不過接下來的幾分鐘時間我也終于明白了什么叫鬼話連篇,什么叫和鬼做交易簡直就是賠本賺吆喝。

    當老王將他所學的法門交給我的時候,尼瑪小爺徹底傻了,不是說法門很強大,也不是說法門很牛x,而是特么太少了,一共就兩個——一個是墨鈴認主,這點小爺已經做過了,就是用自身精血喚醒墨鈴,至于精血,不是別的,尼瑪就是舌尖鮮血。

    另一個更簡單,開天眼,說簡單點就是能看到一些愿意讓自己看到的鬼魂。

    這時候,小爺終于知道自己被騙了,尼瑪還是被鬼騙了,用兩個沒有什么戰斗力的法門換取小爺一個承諾,而且還是不得不拼命完成的承諾。

    不過事情已經這樣,也只能走一步說一步了,反正我也希望能夠幫助李姐母女的。

    等老王離開以后,滿腹怨氣的我狠狠灌了兩口二鍋頭,這才滿意的鉆進被窩里,是在太困了,最近這幾天,只有被砸暈之后好好地睡了一覺,其他時間根本就沒怎么睡過覺。

    第二天,我是被手機鈴聲吵醒的,看著手機上陌生的手機號碼,憤恨的按下接聽鍵,擾人清夢,簡直不可饒恕。

    “有事快說,沒事掛電話!”

    “白凡,現在立馬來警局一趟,你房東已經在警局了,另外,把哥們兒的手機帶過來,沒見過膽兒這么肥的,在警局里順走了哥們兒的手機,你還真夠牛的。”

    開始之時張奇的聲音很嚴肅,不過越說越不著調,做警察這一行都沒有改變他得天性,看來這哥們兒這輩子也就這樣了。

    看了看時間,這才早上十點,說實在的,除非是上班,小爺還從沒有起這么早過。

    匆匆忙忙的趕到警局,剛一進門,我就感覺到氣氛異常壓抑,只見警局大廳里或坐或站的聚集著十幾名警察,每一名都臉色嚴肅,就連最不靠譜的張奇,也是臉色陰沉。這簡直和我打電話時判若兩人。

    “小白,你來了,來,咱們去小會議室。”

    看到我穿著不合身的警服出現之后,張笑眼中的復雜之色一閃而過,然后轉身向小會議室走去,剩下的十幾個人同時轉過頭,齊刷刷的看著我,只看得我心里毛。

    當我來到小會議室時,看到李姐正呆呆的坐在沙上,兩眼無神,好像丟魂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小白,你必須向我保證,一會和你說的事情,你不能向外界透漏一個字。”

    看著一副公事公辦模樣的張笑,我轉身向門外走去,開什么玩笑,雖然我不知道張笑找我有什么事,可是看起來應該不簡單,這種事情,我還是少參合為好。

    不過,張笑仿佛沒注意到我準備離開一般,兀自冷靜的說著:

    “昨天晚上李月茹母女來警局尋求庇護,不過王月月卻在深夜失蹤,而且當時陪著王月月的警員一死一重傷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我霍然轉身,王月月在警局里失蹤了?而且警員還有死傷?!

    “她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我指了指仍在呆的李姐,皺著眉頭問道,看樣子,他們是吃定我了,不過我又能幫到他們什么?

    “從我們見到她開始,就一直是這個狀態,只是手中抓著一張紙。”

    說著,張笑從口袋里拿出一張紙遞給我,不知道為什么,我竟然感覺有點冷,不過我仍然接過來,只見上面用血寫著幾個字“白凡,救我”。

    一瞬間,我直覺渾身毛,脊背竟然在這一刻不由自主的流出了冷汗,看起來是女鬼開始動手了,而且不出意外的話,昨晚上的警員應該也是被女鬼殺害的。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現場,另外,把我的墨鈴還我。”

    深吸一口氣,我故作鎮定的說道,既然逃避不掉,干脆面對好了。

    “王佳妮,去拿墨鈴,我和小白去現場一趟。”

    張笑的聲音中充滿疲憊,想想也是,堂堂警局里面竟然生如此惡劣的襲警事件,而且尋求保護的人竟然失蹤了,身為隊長的張笑肩上的壓力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現場在警局后面的宿舍樓二樓,當我爬到二樓

    親,本章未完,還有下一頁哦^0^
全国彩票开奖结果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