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5200 > 穿越小說 > 大漢昭烈帝 > 第五十三章 老娘的訓斥
    遠遠看見張郃走過來,高覽和張老夫人連忙起身相迎,雙方距離還有十幾步遠,張郃便雙膝跪地,給自家老娘重重叩了幾個響頭,哀聲說道:“孩兒不孝,居然連累到母親大人,真是百死難辭其咎。”

    張郃是個武將,經常領兵在外,難以照顧家庭,所以沒有像普通官員那樣將家眷帶在身邊,而是把老母和妻兒都安置在位于河間國鄚縣的老家,自從劉備占了冀州,他就與妻兒老小斷了聯系,心中時時掛念,如今見到老娘,心中更是絞痛無比。

    “我的兒,你怎么變成了這副模樣?”看著張郃又黑又瘦,一副勞累過度的模樣,張老夫人同樣泣不成聲,向前緊走幾步扶起自家兒子,仔細打量起來。

    母子二人久別重逢,相互傾訴著心中的思念和擔憂,過了好一陣子,張郃才平復心情,轉身向負手站在亭外,背對著自己母子二人的高覽,怒聲質問起來:“高覽,我與你相識數年,可謂交情莫逆,如今你為了榮華富貴改換門庭便也罷了,為何還要將我母帶來戰場?難道是想以她老人家為質,逼迫我張郃投降不成?”

    高覽面色尷尬地轉過身來說道:“這事真不是我的主意,我前兩天奉命來到襄國的時候,老夫人就已經在軍中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劉備和關羽做的了?”見高覽語氣誠懇不似作偽,張郃便信了他的話,轉而把怒氣投向此時并不在場的兩個人。

    誰曾想他還沒叫嚷幾句,張老夫人就拉下了臉,冷聲說道:“此次前來襄國是老身自己的主意,與劉使君和關將軍有何干系?”

    “哎?”高覽和張郃齊齊一愣。

    經過張老夫人的解釋,兩人才知曉其中原委。

    早在幽州軍占領河間,田豐榮任太守以來,這位冀州名士就特意下令,讓各級官員不得為難追隨袁紹,在他麾下效力之人的家眷,并且體諒他們出門在外,難以照料家人,便將自己的俸祿拿出來盡量接濟這些已經成為敵人的冀州老鄉,審配在渤海也是采取了同樣的政策,還從自家在航運生意里獲取的利潤分出一部分,專門用來給整個冀州的老弱婦孺提供資助。

    時間一久,張老夫人為首的冀州軍家屬對田豐審配等人那是感激涕零,經常托人給這兩位送去書信,感謝他們的慷慨相助,就這樣一來二去,老夫人的立場就更傾向于劉備一方了。

    自從開春以來,田豐就數次給張家寫了親筆信,不斷講述著劉備對張郃是多么的愛才心切,對遭受袁紹集團蠱惑的冀州軍士卒們是多么的痛心疾首,并以一個大漢子民的立場出發,盼望這種手足相殘的事情不要繼續下去。

    張老夫人愛子心切,又聽說他堅守孤城數月,心中更是焦急難耐,于是請求田豐派人,將她送來西線戰場,希望勸說兒子投降,不要再做無謂的抗爭。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。”張郃聽了之后,又是感激又是愧疚地望了望高覽,對他拱手說道:“元伯兄,之前我沒有弄明白事情緣由就惡語相向,實在是對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高覽滿不在乎地擺了擺手,“自家弟兄,說什么對得住對不住的,倒是老夫人說的正事,雋義你倒要想一想了。”

    聽得此言,張郃面色尷尬,不知道該說些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自從袁紹謀奪冀州,劉備雪夜南下開始,這兩家實力最強的諸侯就為了冀州的統治權大打出手,經過兩年時間的漫長拉鋸,雙方早就成了不死不休的仇家,如今襄國城下更是云集了近十萬大軍,激烈的戰斗從春天進行到夏天,并且遠遠沒有露出要結束的態勢。

    這個節骨眼上,你要我投降?

    “雋義啊,為娘知道你自幼便是個有主意的,之前劉使君大軍南下取了河間,派人前來慰問的時候,老身也曾想過一死了之,成全了你的名聲,可是看著鄚縣在劉使君的治理下發生了那么大的變化,老身又想再多活幾十年,看看這天下究竟會變成什么樣子。”張老夫人見兒子面露難色,心中暗嘆一聲,開始勸導起來,“你才剛過而立之年,還有大把大把的時間來施展抱負,若是為了匹夫之義而丟了性命,那不是太可惜了嗎?”

    “難道母親也認為袁使君是不義之人?”被自家老娘的一句匹夫之義深深刺痛,張郃猛然抬頭,對張老夫人問道。

    張老夫人冷笑一聲,“我的兒,你可是韓文節韓使君一手提拔起來,擔任鄴城守備的,袁氏如何鵲巢鳩占奪了冀州,又如何殺了不愿奉他為主的趙浮、程奐、耿武、閔純等人,之后又是如何將韓文節遣至陳留張邈那里逼死,這些事情,一個居住在冀州最北邊的老婦都聽說了,你身為冀州軍大將,難道還不知道?”

    這一番話絲毫不留情面,說得張郃是渾身汗水涔涔而下,雖然身處炎夏,一顆心卻仿佛墜入冰窟一般。

    不論怎么說,當初袁紹奪得冀州的行徑都過于狠辣,甚至在奪取冀州之后對待韓馥的態度,也太過反復無常。

    先是許諾了官職,后來又縱容屬下發兵包圍韓馥住宅,拔刀登屋,打斷韓馥長子的兩條腿,最后在答應了韓馥離去的請求之后,又專門派遣使者去張邈那里,故意當著韓馥的面

    親,本章未完,還有下一頁哦^0^
全国彩票开奖结果查询